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铁路工的“飞驰人生”:让中国高铁跑出“稳稳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5-03 19:13

杭州5月2日电 题:铁路工的“飞驰人生”:让中国高铁跑出“稳稳的幸福”

作者 张煜欢 刘方齐

西湖、富春江、千岛湖、黄山……串起中国浙皖两地7个5A级、50多个4A级旅游景区的杭黄高铁,被赞为“世界级黄金旅游线”。杭黄高铁开通百余日,交出了“无故障、无晚点、乘客舒适度高”的亮眼成绩单。

千里铁道线上的“稳”与“快”,离不开铁路工人呕心沥血为其保驾护航。

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工务段桐庐高铁线桥车间主任郑余良就是其中之一。陪伴铁路30多年,从一名“合同工”到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技师,郑余良用精益求精的辛劳和付出,写下自己的“飞驰人生”,助中国高铁跑出了“稳稳的幸福”。

郑余良工作场景。杭州工务段供图 摄

为杭黄高铁半年跑坏3双鞋 瘦了13斤

杭黄高铁有个公认的标签:“稳”。250公里的时速下,三瓶矿泉水叠加纹丝不倒。郑余良说,那是因为杭黄高铁开通时,TQI(轨道质量指数)平均值达到了1.96。

“在铁路上,TQI是行车稳定的关键。TQI数据越小,说明列车运行越平稳,旅客乘坐舒适度越高。”郑余良说,“当时集团公司给的要求是控制在2.0以内,我们实现了这个目标。作为有砟铁路(轨下基础为石质散粒道床的轨道)来说,这在国内甚至国际上也是十分罕见的。”

郑余良介绍,在高铁线路正式开通运营之前,他们会对线路进行检测,包括轨道的高低、方向、轨距、水平等。“我们会把高低和水平偏差控制在1-2毫米的范围内。像前期精调,基本控制在0.5-1毫米的标准。有些人叫我们‘钢轨医生’,因为我们通过看波形图完成对钢轨的病害分析,就跟医生做B超、心电图一样。”

高铁行车如履平地,郑余良却为此瘦了一大圈。去年4月,杭黄高铁浙江段开始精调,紧接着9月15日开启联调联试,一直进行到11月。半年左右时间里,郑余良经常忙到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足足瘦了13斤。

“当时确实人手紧,他一个人干了五六个人的活。刚分配过来的年轻人不熟悉业务,全长186.016公里的线路都靠他自己来回跑,在现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手把手地教。”桐庐高铁车间党支部书记赵伟光介绍,郑余良半年里愣是跑坏了三双工作鞋。

钢轨60℃不打“退堂鼓” 唯一愧疚是家人

1988年12月,郑余良进入铁路。“刚进铁路时,感觉工务这个活比农村里干体力活还要累。40℃的高温天也必须到岗,夏天钢轨上的最高温度近60℃。”郑余良回忆,自己刚进铁路时也想过放弃,但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一晃就是30多年。

“既然进了铁路,就得干一样好一样,做一样成一样。”这是他最爱挂在嘴上的一句话。

但工作上的“拼命三郎”对家人却一直心怀愧疚。担任工长的15年间,郑余良放弃了所有年休假,尤其在家人最需要的时候,他也没能陪伴在身边。

去年6月,两个多月没回家的郑余良趁施工停轮间隙回家探亲,结果妻子突发急性肠梗阻,必须马上动手术。手术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近3时,郑余良一晚上没合眼。一边牵挂着妻子的病情,另一边还关心着杭黄高铁的施工进展,两个“家”都少不了他这根顶梁柱。

尽管依依不舍,但妻子手术后郑余良仅陪护了一天,便再次踏上了归途。

“去年我母亲82岁,两次因病住院,我也回不去。这很正常,没办法。”说起家人时,郑余良的眼眶有些湿润。“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既然单位把我放到这个岗位上,我必须把责任担当起来。”

郑余良工作场景。杭州工务段供图 摄

做传递劳动者工匠精神的接力棒

从一名普通线路工到车间主任,从初级工到全路技术能手……从事铁路线路维修工作30多年来,郑余良一直奋斗在铁路第一线,脚踏实地。

郑余良深知,高铁的安全保障必须依靠一支高素质的铁路人队伍,因此他总是对年轻一辈倾囊相授。

2016年2月,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首家线路工专业大师工作室——“郑余良铁路线路工技能大师工作室”成立。几年下来,郑余良多了20名“弟子”。

郑余良笑称,让他唯一感到“烦恼”的是徒弟太抢手了,“每次刚培养出来就被调走负责别的站去了。”

如今,郑余良所在的车间有130名职工,青年职工占了65%以上,平均年龄只有26.2岁。

“小伙子们都很年轻,来自天南海北,北至黑龙江,南到广东,平常也回不了家。”郑余良说,他也会用自己的从业经历来激励年轻的铁路人,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年轻一代很靠谱,相信他们一定能把铁路人的无私奉献和工匠精神一代代地接力下去。”

正是有和郑余良一样的铁路幕后工作者的默默保驾护航,才有了中国高铁穿行于大美山水之间的诗意徜徉。(完)